四川大农和农业开发有限公司
荣县“空壳村”第一书记李想的理想!
来源:四川大农和

  编者按:正紫镇张家庙村是大农和对接的精准扶贫村之一,公司针对该村实际情况多次考察对比,最终选定了种植、加工刺梨,同时发展稻鱼、稻虾和乡村旅游的产业发展模式,马上就进入实施阶段。

  空壳村指集体经济薄弱、财政亏空的村子。现状是农村大量青壮年劳动力涌向城市,到城里“掘金”,农村出现了“空壳化”,留下老弱病残和妇孺。

  空壳村是社会经济发展的结果,折射出村民生活的变化,积淀着深厚的山村历史文化。

  荣县张家庙“空壳村”和第一书记的故事:
  四川省自贡市荣县正紫镇张家庙村7组贫困户张火文住院快两周了,村党支部第一书记李想约上镇村干部一道,来到荣县新城医院探望他。

  “老辈子,还认得我们吗?”听到有人来,病床上的张火文两只眼睛微微转转,似乎并不太清醒,但已脱离生命危险。李想拉着老人沟壑纵横的手,心头很不是滋味。

  “留守老人孤身在家,差点儿酿成悲剧。”今年10月下旬,李想和村文书一起入户开展资料完善登记工作。张火文家传出电视播放声音,门还没锁,却无人应声。李想赶忙翻墙进屋,竟发现60多岁的张火文躺在家中的地上,人事不省。两人立即拨打120急救电话,幸运地挽回了老人的生命。张火文被医院诊断为突发脑溢血,算是捡回一条命,但老人的境况却让李想揪心。在他看来,张火文命运坎坷,大儿子早年因病去世,其媳妇留下两个年幼的孙儿不知去向,二儿子和他断绝联系二三十年,三儿子一家人在成都打工。虽然家中变故大,但他不等不靠,一人拉扯两个孙子成人。市级定点帮扶单位市城管局购买一头生猪对他进行产业扶持,张火文将它养大后,又用卖掉的钱买了两头小猪,一头变两头,两头变三头……张火文自我实现了“造血功能”。

 

  或许,倒下的老人再不可能像过去一样躬身田间,辛勤劳作,但李想由衷希望张火文身上的脱贫精神在村里散播下去。

  自2016年8月担任第一书记以来,李想从一开始村民口中“那个新来的支书”,变成大家的“想哥”。

  退伍军人,憨厚实在,说话做事极富条理……在村支书张启军老大哥眼中,定点帮扶中一件件小事累积起他对29岁李想的信任,“你们不知道,他的内心远比他的外表细腻,是个有心人呐!”
今年1月,李想得知1组贫困户虞中绪等一批老农曾有过养蚕经验,他找到担任驻村农技员的县蚕桑站站长,恰巧碰上县里排上日程的“蚕桑养殖产业发展项目”。一个月后,李想成功为村里4户贫困户争取到每户8万元的专项扶贫资金。很快,虞中绪等4户通过此项目,在家门口建起面积约40平米的蚕房。今年夏、秋两季短短半年时间,虞中绪家仅养蚕收入就达21340元。

  “养蚕属于轻劳动力,且周期短,蚕茧市场价格目前已回升至理想价位。”细心的李想不莽撞,在帮扶虞中绪等贫困户之前,他还特地向市场收集蚕茧收购价格等关键信息。预计,该4户纳入县蚕桑产业发展项目的蚕农,明年收入将不只翻一番。

  今年以来,通过李想与村支两委的不断走访、向上汇报,张家庙村通村公路、村办公室、文化室、卫生室等项目建设逐一提上日程。

  如果说基础设施建设是一个村建设的前沿阵地,那么集体经济可以说是贫困村发展的命脉所在。张家庙村是荣县32个贫困村之一,集体经济为零,是典型的“空壳村”。刚到张家庙村时,李想了解到,村上除了公共运行经费以外再无其它经费,资金使用上常常捉襟见肘,甚至连一台像样的电脑都不敢去采购,很大程度上影响了办公效率。针对张家庙村土质、水源状况、交通情况、劳动力等基本情况,李想先后与镇农业中心、县大农和公司农口专家进行了论证,赴贵州“十里刺梨沟”进行实地考察,形成了以稻花飘香、澳虾捕捉、刺梨赏花、摘果为主要活动的乡村旅游产业发展模式。目前,张家庙村已制定初步规划方案,将于今年底引进第一批成熟刺梨苗木进行试点栽植。

  眼下,李想的“理想”就是,将集体经济发展壮大,形成张家庙村具有地区品牌效应的特色农作物种植示范带。

打印】 【收藏】 【关闭